您的位置:主页 > 素菜 > 蒜泥茄子 > > 正文

母亲做的“蒜泥茄子”,局限了我的味觉

字体:2018-10-25    煲汤食谱大全
 我的童年生活是处于饥饿状态的,这样说也有夸张的成分,不是食不果腹的那种饥饿,而是很少可口的食物,冬天啃一块玉米饼子,挺硬、冰凉,能吃饱,但吃不出幸福感来,喉管里有被粗粮拉疼的感觉。
 
 
 
  有次,胡同口上住着的三爷爷端着一碗大米干饭在吃,米香味一直传播到胡同的两头,隔着我家的矮墙头就能闻到。我大哥正是能吃的年龄,眼馋的吧唧嘴,对母亲说:“等咱家吃大米干饭的时候,我盛这么高的一碗。”用手比划的高度,起码是一家人的食量。一碗干饭,是他那个时候最大的理想。
 
  那时候,我最爱吃母亲做的蒜泥茄子。就是整个的茄子,用刀划开,放在锅上馏熟,然后出锅、冷凉,把提前做好的蒜泥加醋、辣椒、盐,如果能再加上两滴香油,调成汁,茄子上一浇,那就是最鲜香可口的美味了。
 
 
 
  现在很多人自称“吃货”,虽然也有自谦的成分,但吃货不是随便就能当的。既然是吃货,做几块粗粮饼子给他,未必就能吃的下去。吃货的前提条件,首先是爱吃的,然后是吃得下,两则缺一不可。
 
  这些年,我测试过自己吃的能力,去过一些地方,发现还真不是做“吃货”的料,这主要源于我味觉的狭隘。
 
 
 
 
 
 
  第一次出远门,一直向南,先是到苏杭,苏杭并称,菜系也相近。苏州菜做法精细,味淡,讲究的是原汁原汤浓而不腻,口味平和,淡中有甜。最不能接受的就是苏州各种食物里的甜腻,似乎什么东西都要加糖,几天吃下来,食欲大减,身子都能吃软了,再见到甜的东西就反胃。
 
  杭州稍稍好一些,杭州的名吃西湖醋鱼、东坡肉,加了咸,但依旧加糖,只能让味觉稍稍找到点咸的感觉,但吃到最后还是甜。
 
  最不能接受的是广州,除了考验你的味觉,还要见证你的胆量。广州有人接待,要说广州的吃还是颇合北方人胃口的,先有靓汤,足可以安慰一下受尽委屈的肠胃,然后踌躇满志地等待补充能量,恢复胃动力。等大菜上桌,先是一条被切段的蛇,椒盐炸过的,已经没有了蛇的原型,但举箸犹疑,最终没敢入口,内心有畏惧情绪。然后是竹鼠,据说这种鼠不同于北方的田鼠,个头更大,以吃竹笋、竹根为主,肥硕,味道鲜美。同样对鼠类有一种抵触,虽然生在南方,也是鼠的近亲,不吃。
 
 
 
  这一路教训颇深,所说的一方水土养一方人,在饮食上就给人打上了胎记。
 
  前些年生活开始宽裕,我不断尝试着能过点时尚的生活,比方说穿上西装、皮鞋,可以登堂入室,夏天的时候能去海边避避暑,闲暇时候去会馆听听琴,或者到咖啡馆里品着咖啡,看看书。但这些尝试都以失败告终,尤其是咖啡,即便人坐在咖啡馆里,还是想要上一杯开水,至于咖啡,就不必勉强自己的味觉受累了。
 
  以至人在中年,如果问我什么才是最美味的盛宴呢?我觉得,如果母亲还健在,我想吃一顿她做的蒜泥茄子。

TAG标签:
移动网址:http://m.xaamy.com/sucai/suanniqiezi/20181025/198770.html

相关文章... ...

按原料搜菜谱

提示:两种食材一起做,可在中间加空格